盛宴,是否始终缺席

盛宴,是否始终缺席

#我,无条件写作#

车子在高速飞奔,我跟着收音机哼唱,无心留恋窗外的风景。这是一场期待已久的旅行,或者说是一次多年反复固守的期待。我从繁华的魔都赶往千里之外的乡村,为赴一场盛宴。为此,我和妻子新买了衣服,新换了手机,又用新旧物品塞满后备箱,数着日子,在最后一天第一时间启程。

这是新旧交接的时刻,我紧握着方向盘,对这场盛宴心驰神往。我知道他们为了迎接我们也准备已久,那高挂的红绸,热闹的歌唱,拥挤的人群,升空的烟花,是那样盛大。从天蒙蒙亮到天昏昏黑,兴奋重新战胜疲惫,我小心的穿过迷人的团雾。直到公路两边竖着久违的熟悉字眼,尽管车窗紧闭,我仍隐约开始听到熟悉的声调。继续前行,路上的灯光开始稀疏,我靠在服务区朝着花果山的方向幻想大圣当年的故事。

月光开始升腾,盛宴似将开启,我穿过一条条窄隧的路,通往此行的终点。狂欢前的静谧仍然深邃,我一头扎进去,不起一丝波澜。炉火上的稀粥早已粘稠,大锅蒸的包子反复凉热,刻意压低的声音仍然喧闹了即将到来的清晨。

人们奔波千里如约而至,烟花粉身碎骨反复升起,美食变着花样只增不减,但盛宴不会回来的,大家都知道。我没有失落,这就是本来的样子,尽管我的心里仍然悄悄的燃了一枝烟花。盛宴也许永远不会来了,但人们仍会做一切该有的努力,那些崭新的衣服,那些鼓胀的车轮,那些躁动的心。

盛宴不复,疫情抢着敢来。作为外来者,我填了表,测了体温,被一道隔离通知书锁在家里。

宅不是大家的主动选择。我开始在家陪女儿做游戏,陪父亲泡茶,陪母亲做美食,陪妻子追剧。我仔细聆听了女儿的笑声,我认真观察了茶叶在沸水中翻滚,我也细嗅了食物在热油中绽放,知道了李现和徐凯的帅气侧脸。不能出门,街上没有鼎沸的人声,也没有轰鸣的马达,我变得安心。我开始跟着太阳起床,睡觉,我听到挂钟滴答的声音,我看到鸟儿穿过雪花飘飘摇摇留下美丽的弧线,我看到嫩艳撑破泥土和即将绽放的花朵对望,我才知道,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。

慢慢的,我适应了这样的深宅,享受这样的平静,不踏出大门,我浸润在时间的格子,感受到时间里盛宴在酝酿。

14天不过是短暂的瞬间,却成为多年来这个家里最热闹的时段。 仿佛小时候一样,家里很多的新旧物件跟我又热络起来。暧昧在空气中弥漫渐浓。隔离解除的时候我就该启程了,依依不舍,我破天荒的跟父母一一拥抱,我们互相笑着说,今年挺好。

车子在高速飞奔,我跟着收音机哼唱,回味一场真正的盛宴。

盛宴,是否始终缺席
  • 贴吧草莽往事:李毅吧被赞为卢浮宫,没有大V和粉丝,众生平等

    没有告别。一2003年12月,上海电视台狭小演播厅内,末代甲A潦草收官。那天在颁发赛季各类奖项,领奖者各怀心事,唯有李毅笑得天真烂漫。他穿了条喜庆红裤,捧着小小的最佳射手奖杯。足协为了省钱,奖杯没做金贴吧草莽往事:李毅吧被赞为卢浮宫,没有大V和粉丝,众生平等

  • 她买了套灰灰黑色床单被套,没想到亲妈发飙了

    据齐鲁晚报 近日,网友晒出的一则聊天记录引发热议:“自己买了一套灰黑色床单被套,结果万万没想到亲妈竟然发飙了!”许多网友也表示惊呆了, 原贴如下 许多网友看完, 也表达了自己也有“感同身受”的经历@T她买了套灰灰黑色床单被套,没想到亲妈发飙了

随机推荐